眉山全搜索

首页 > 头条 > 内容

眉山男子称要烧炭自杀 警察接力找了3天

23岁眉山男子称要烧炭自杀 警察接力找了3天(图)

烧炭自杀前的场景

三次自杀

第一次:2016年9月,李潇自称从传销组织出来,有病,不想活了。李达听闻后,赶紧从打工所在的新疆赶赴北京。

第二次:2017年5月,因李达提出想替李潇保存工资,李潇与其发生争执,称不想活了,用头撞墙,后被劝下。

第三次:2017年11月5日,因买房问题与李达发生口角后,李潇准备烧炭自杀,在意识模糊之际,李潇用水浇灭了正燃烧的炭。

在意识完全模糊之前,23岁李潇用矿泉水浇灭正在燃烧的炭,开门走出房间,躺在阳台上,大口呼吸起新鲜空气。回过神来后,他关掉手机,将自己关在屋内蒙头大睡。

然而,眉山(微博)市公安局东坡区公安分局的多位民警不知其两天前就已中止自杀,在接力排查第三天找到了李潇,在10余平米的出租屋内,他还在酣睡之中。

11月12日,再一次得知儿子李潇自杀未果后,46岁的李达正在帮人砍楠竹,只有初中文化的他,不知道以前那个10多分钟就能画一幅画出来的儿子,怎么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他无奈地表示,会加油挣钱满足儿子在眉山买房的要求。“他有病,不然,他闹起来就要死要活的,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警讯

少年烧炭自杀 民警接力寻找

有人要烧炭自杀!

11月5日下午,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区公安分局苏祠派出所民警廖崎廷接到这个警讯时,眉头一紧:手机关机,烧炭自杀地址一概不知,唯一有的是,这个叫李潇的个人信息。

身份证上,还差4天就满23岁的眉山人李潇眉目清秀。廖崎廷没有多想,对于烧炭自杀的人,时间就是生命,他赶紧叫来了同事,一番分析后,迅速出门各自寻找起来。

辖区的网格员、微信群、小区的门卫等挨着询问无果后,廖崎廷和同事们只能采用最原始的办法了:对一些出租屋挨着挨着询问。

天色很快黑了下来,李潇的电话仍打不通,廖崎廷和同事们心急如焚,网格员们也加入进来,一栋楼一栋楼的寻找。

寻至凌晨无果,廖崎廷等人回到派出所,其他同事又拿着李潇的身份信息外出寻找起来。

意外

两天前已经中止 意识模糊前用水浇灭

11月6日中午,李潇的电话终于接通,电话那头,李潇只说了一句:没自杀了嘛,你们要做什么嘛?

电话随即被挂断,再次关机,这个电话让廖崎廷等人心里悬着的石头稍微轻了点,但疑团接踵而至:李潇人在何处?会不会再出其他意外?

廖崎廷和同事们又加快了寻找步伐。7日中午,在东坡区的一个小区里,在房东的带领下,廖崎廷终于见到了李潇,10余平米的出租屋内,还有一盆尚未燃烧完的木炭,而李潇,还躺在一张铺在地上的床垫上酣睡。

叫醒李潇后,民警得知,李潇的烧炭自杀在两天前就已经中止了。

李潇称,5日下午,自己在一家烧烤店买了10斤炭和一个酒精块,回到出租屋内后,自己将炭放进了铁盆子里,把门窗封闭,用打火机将酒精块点燃扔进了铁盆子,过来一会儿,铁盆子里面的炭燃了起来,一氧化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此时,李潇拿出手机在一个微信群里发了信息:“炭我已经烧着了,可能今天晚上就死了。”群里有人劝他不要做傻事,李潇没有理会他们。慢慢地,李潇感觉到心脏跳动很快,四肢在慢慢地麻痹,头晕,耳鸣,眼睛看不清东西。

很想呼吸氧气的李潇出于本能反应,拿起了瓶装的矿泉水,倒了四瓶将铁盆里燃烧的木炭浇灭后,开门走出房间,躺在阳台上,呼吸起了新鲜空气。

回过神来后,他又关掉手机,回到房间睡了起来。

缘由

因买房子与父起争执 觉得活着没意义

说起为何要自杀,李潇的回答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他说,是因为父亲给他发了一条短消息称“太累了,不想活了。”

“我看到这条短信后,没有回复信息,没有劝他。我想着父亲都要离我而去,我在这世上活着就没有意义了。”派出所里,李潇的语速很慢,有气无力,民警问几次他才慢吞吞地回答几句,说不上几句话,就要埋头休息一下,让民警觉得很奇怪。

父亲为何要给儿子发这种短信?连问几次,李潇只说因为买房子的事情,和父亲发生了争执,其余的事,他闭口不谈,无奈之下,民警对其进行批评教育后放他回家。

民警与李潇父亲李达取得联系,李达对李潇此次自杀毫不知情。他说,自己在乡下务工,患有郁郁症的李潇在眉山租房住,因为李潇无业,自己每月都要给他汇2000元左右的生活费。前两天,李潇竟然给自己提要求称,要在眉山买房,然后装修了住。

“一来我和他妈都靠给别人打散工挣钱,家里没钱,二来我们觉得他现在工作都没有,还敢买房?”李达称,“我拒绝李潇后,他就很冒火,在电话里说什么不想活了之类,我被气得不行,就给他发了短信说这么多年,我也累得很,不想活了。”

调查

大学辍学曾陷传销 身患双向抑郁

李潇是家中独子,李达夫妇住在眉山一个小山村,平日靠四处打工为生,但对李潇的教育却十分舍得,他们原本希望,让儿子多读点书,以后好早点跳出农门,到城里去买个房子什么的,过上电视里那样的生活。

高中时,李潇爱上了画画,这让李达颇为自豪:对照到一个东西,他(李潇)10多分钟就能画出来,画来像真的一样。

2013年,李潇考上了川内的一所大学,就读动漫设计专业,他的脾气也渐渐大了起来,父子两人之间的交集,就停留在了每月一次催生活费时。

每个月3000元的生活费,李潇坚称一分钱也不能少,这对靠给别人打工每月收入四五千元的李达而言,是家庭里最大的开销。

生活费有时李达分成两次汇,为此,李潇抱怨过几次:你看同学的爸爸妈妈,长期都说儿子你钱花完没?没了我给你打过来。你看你,给你要点钱,你还这样那样。

大一结束,李潇以校园里有疯子为由,要求退学。李达咨询其老师,未知结果。在最后一次相劝时,李达对李潇发了火:画画不是你的梦想吗?你连梦想都不要了你以后要干啥子?

辍学后,李潇去打过工,也称陷入过传销组织。

2016年9月,在北京打工的李潇给在新疆打工的李达打去电话,称有病,不想活了。李达听闻后,赶紧从新疆赶到了北京。

在一个医院里,李达第一次听说了“双向抑郁”这个病,症状更是让他不能接受:有时情绪低落,自责内疚,有时异常兴奋,呈躁狂状态。

李达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患上这个病,他估摸着,可能是儿子被同学骗进传销后,受到了刺激,才得的这个病。

住院一个月后,李潇称想外出散散心,李达又继续每个月给儿子汇钱,有时一两千,有时两三千。

“医生说过,要让他心情愉快起来这个病才能好。”至于李潇将这些钱作何用,李达不得而知。

已自杀多次

生病后没喊过一次父亲

2017年5月,李潇称又犯病了,在外务工的李达赶到成都,将其带到成都一家医院,检查结果也是:双向抑郁。

治病期间,李达问及李潇的生活,李潇冷冷地回答,在成都打工。李达又问李潇收入、存款有无?李潇竟说:我有一个亿。

在李达提出想替李潇保存工资后,李潇火一下就上来了,连说不想活了,用头撞墙,后医生等将他劝下。

出院后,李潇提及想在眉山租房住,李达不敢怠慢,又给了李潇7000元钱租房费用,外加每个月的生活费2000多元。

这让李达夫妇很无奈,“这么多年,他没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就像我们还在供他读书一样。”

在眉山租下房屋后,李潇日子怎么过的?李达很想知道,可他不敢问,过年或节假日,李潇回到乡下的家里,不会把笑容和话语带回家,要么呆坐,要么外出。

李达说,曾多次打过电话给李潇,要么他直接挂断,要么就在电话里发火称要自杀。如今,李达也只能短信和儿子联系,一个短信过去,有时要两三天才回复,有时干脆就不会回复。

更让李达难受的是,从2015年至今,李潇就没有喊过自己一声父亲,哪怕是向李达要钱时。这让李达觉得,除了每个月汇钱之外,这个儿子,就像没有一样。

不过,李达还是表示,会加油挣钱满足儿子在眉山买房的要求。“他有病,不然,他闹起来就要死要活的,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11月9日,是李潇23岁的生日,下午4时,面对成都商报记者,说起李达和家庭,他说话慢吞吞,气若游丝般:不要来烦我,我不想给你们说这些,我不要你们管,我要发火了哈。

(李达、李潇为化名)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

眉山全搜索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眉山全搜索

相关热词搜索:眉山 警察 男子

上一篇:四川音乐周将在眉山奉上7场主题音乐会
下一篇:四川已处理超2000万件双11包裹 今日达峰值


四川茂华食品2017品牌战略会议 东坡印象·水街 眉山市人民医院 国网眉山电力公司专题 眉山福彩网 八百寿酒业
眉山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