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全搜索

首页 > 眉山资讯 > 内容

设赌局引诱私企老板, 特大涉赌黑恶团伙在眉山获刑

1月6日,从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日前,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谢江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进行公开宣判:驳回上诉,维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2020年6月30日,作为异地办理的案件,我们便对谢江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进行了公开宣判。”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在长达20余年的时间中,以谢江为首的涉黑团伙通过开设赌场形式,引诱民营企业主参与赌博,并采取暴力、软暴力等方式催收赌债,导致多家民营企业破产倒闭,为地方社会带来了恶劣影响。

此次省高院的宣判,不仅标志着这一长期盘踞在成都,以民营企业主为作案对象的特大涉黑赌博团伙走向了覆灭,也标志着由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异地办理的这一案件画上了最终的句号。

网罗多人为其效力 势力不断发展壮大

2000年起,谢江等人合伙在成都市成华区经营茶楼并组织赌博,通过利诱等手段先后网罗宋永刚、付仕江、王勇、谢贤春、张明贵等人到茶楼帮忙,形成了其势力的“原始雏形”。

2002年2月,张某某等人以在谢江之父经营的汽车厂购买的农用车出现质量问题为由,带领十余人到该厂谈判退车未果,谢江得知后安排多人持枪、菜刀和钢管棍棒前往殴打对方,致张某某一方多人被打后跪地求饶方才罢休。经此事件,谢江等人“一战成名”,社会影响力大增。之后,谢江陆续招揽、网罗、纠集亲属谢严政、黄浩亮、胡海涛,刑满释放人员王维勇,社会闲散人员彭锦陶,及苏星军、王燕军、王振齐、肖磊、付磊、宋露波、苏强、付宇、李智等人,为其开设赌场提供服务,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步形成。

据调查,该组织成员人数众多,结构较为稳定,有明确的层级分工,谢江是“老大”,负责决策和指挥整个组织的运转;张明贵、黄浩亮、王燕军是“部门负责人”,直接听命于谢江并执行谢江指示进行日常管理。

为“规范管理”,谢江还组织成员集中就餐、集体旅游、发放工资、节日派发红包、收账提成并开除、疏远违反组织纪律的成员,拉拢、控制组织成员,并制定不准吸毒、不准赌博等不成文的规约和纪律,以树立其组织者、领导者权威。

开设赌场疯狂敛财 民营老板成为其“猎物”

聚拢一定势力的谢江,开始将目光投向了“一本万利”的赌博事业。

2002年至2010年,谢江等人先后在成都市的多个茶楼、别墅等处从事网络赌球活动,安排专人负责管账,资金结算、收账,接单、下注和转账。

为了攫取巨额非法经济利益,2010年至2018年,谢江等人把“重点目标”放在成都及周边地区民营企业主身上,先后在澳门和新加坡等赌博场所运用开设账户、参股经营、成立“拖星公司”等手段,欺骗、利诱、游说三十余名成都及周边地区的民营企业主人参赌,境外赌博,境内结算,赌资共计15亿余元,并采取暴力、软暴力等方式催收赌债。

谢江等人催逼巨额赌债的行为,严重影响民营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滋扰了部分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秩序,致使部分企业经营困难,严重破坏社会生产生活。

在这期间,民营企业主牟某便入了圈套,通过参与谢江团伙组织的赌博活动,他输了3亿元,公司大笔资金被转走还赌债,对公司的发展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公司开发的楼盘也因此而资金短缺,导致了停工和业主上访,2016年左右,还欠谢江三千多万的牟某被逼拿出了房产来抵债;另一民营企业主张某某则是参与了谢江团伙在澳门和新加坡设置的赌局,通过赌博活动,他共输了6个多亿,导致公司资金流失,经营困难;民营企业主黄某某到澳门赌博输了2000万,公司基本无法运营,被逼无奈之下,他拿出了在成都市龙泉驿区的50亩地做抵债,但由于欠债太多,2013年,公司还是关闭了……

在长达20余年的时间中,谢江一边以民营企业主为作案对象,设置赌局,另一边则用违法犯罪所得接待拉拢赌客、购买作案工具、支付平事费用,促进了该组织的发展壮大。

为非作恶欺压群众 公务人员当保护伞

为不断增加社会影响力,以谢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自2002年开始,先后在成都市多地组织实施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他人,非法持有枪支、弹药,非法拘禁他人,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违法行为;为收取赌债,谢江等人以威胁、纠缠、滋扰、“谈判”“协商”等方式,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致使多名群众、民营企业主人身财产权利遭受侵害后不敢控告、举报。

2002年9月,谢江陪同其妻到某汽车贸易公司购车,在试驾新车被拒绝后,谢江当即电话通知王勇等人赶到该店对店内员工进行殴打,当场砸坏三辆新车;2009年夏的一天,谢江等人将郑某某从家中戴上头套带至一狗场内,在对其用棍棒、电击棍进行殴打后,将其右耳割掉部分,并现场摔下一万元让他医治,威胁不准报警,郑某某惧怕被报复,案发前一直未敢报警;2012年10月,欠谢江2000万港币赌债的黄某某失联,谢江安排苏星军带人强制在其家中吃住滞留两天并威胁其父母,黄某某被迫用其弟土地折价抵债……

同时,为了寻求国家公务人员的庇护,该黑社会性质组织还拉拢、腐蚀公务人员,利用公务人员当保护伞,包庇、纵容犯罪行为,帮助组织成员逃避打击。李某某是成都市公安局某处公务人员,为了与他打好关系,谢江先后送给他一辆奥迪Q5和一张10万元的银行卡。张某某是成都边防工作人员,为感谢他帮忙查边控信息等,谢江通过送礼等方式进行拉拢……(另案处理)

2002年以来,这个以谢江为首的涉黑团伙以民营企业主为作案对象,通过设置赌局,引诱民营企业主参与赌博,并采取暴力、软暴力等方式催收赌债,欺压群众,作恶多端,影响了地方社会经济发展和治安环境,最终该团伙的案件成为了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案件。

2020年6月1日—5日,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该案进行了审理,并邀请了部分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旁听。6月30日,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作出一审宣判,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等罪,分别判处20名被告人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和领导者谢江,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

(图据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办公室招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20年眉山市兴眉资本助力中小企业节省开支超500万元
下一篇:赞!眉山市中医医院:医术精湛暖人心 患者感恩送锦旗


章鱼挑食 农行眉山市分行金穗之窗 仁寿爱琴海购物公园 同颜画室 四川茂华食品2017品牌战略会议 东坡印象·水街 眉山市人民医院 国网眉山电力公司专题
眉山全搜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