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全搜索

作家王晋川“话说三苏祠”系列之——云屿楼与张之洞

凡是到过三苏祠的人,一提到瑞莲池,往往想到的就是瑞莲亭、百坡亭、披风榭环绕的瑞莲西池。其实与西池相对应的,还有一个荷塘,叫瑞莲东池。

进三苏祠南大门右拐,沿黄桷树步行二三十步,便有一座筑于半岛上的攒尖式草亭映入眼帘。草亭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绿洲亭。因其甬道上遍植水竹,又叫水竹轩。水竹轩身后,便是碧波轻漾的瑞莲东池。

绿洲亭(图片来源于三苏祠博物馆)

隔着荷香四溢的荷塘,与水竹轩遥遥相对的,是位于池塘东北角的抱月亭。亭名“抱月”,显然是取苏东坡《赤壁赋》“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的名句而为。抱月亭筑于水中,有小桥与池岸相接。刘东父1979年题写亭名,集东坡诗句为联:“多情明月邀君共,无主荷花到处开。”坐亭上,闻荷香,观游鱼,别有情趣。

抱月亭(图片来源于三苏祠博物馆)

抱月亭后,隔着一垄浅浅的山石和一条水渠,有一坐北朝南的二层木楼,名之曰“云屿楼”。屿,小岛也;云屿,则云中浮屠也;此名为张之洞所撰。云屿楼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室内有木梯通达二楼。云屿楼三面临水,三面皆铺有决水旱池,池边砌有雅石围栏。1982年李长路补书“云屿楼”匾额,刘孟伉撰联:“谁吹孤鹤南飞笛;人唱大江东去词”。云屿楼、抱月亭、水竹轩均修建于清光绪元年(1875),构成了瑞莲东池的美丽景观。

云屿楼(图片来源于三苏祠博物馆)

说起来,瑞莲东池的这组建筑与清代儒家学者、洋务运动的代表人物张之洞有关。

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号香涛,生于贵州兴义,祖藉直隶南皮(今河北省)。清同治二年(1863)进士,殿试列一等第一名,廷试列一甲第三(探花),授翰林院编修。先后任湖北、四川学政使,山西巡抚,两广、两江、两湖总督,入阁为军机大臣,官至体仁阁大学士。卒于宣统元年(1909),谥文襄,其著作收录于《张文襄公全集》。

张之洞像(图片来源于网络)

张之洞早年为清流派首领,后为洋务派主要代表人物。他公忠体国,廉政无私,改革教育,兴办工业,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并称“晚清中兴四大名臣”。

张之洞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今欲强中国,存中学,则不得不讲西学;然不先以中学固其根柢,端其识趣,则强者为乱首,弱者为人奴,其祸更烈于不通西学者也”(《劝学篇·循序》)。因此,所到之处他都兴办学堂,广授文化。他亲自创办了自强学堂(今武汉大学前身),三江师范学堂(今南京大学前身),湖北农务学堂,湖北工艺学堂等。张之洞注意向西方国家学习,先后设立了洋务局、桑棉局、铁绢局。创办了大冶铁矿厂、汉阳铁厂、汉阳枪弹厂等。毛泽东主席曾评价说:提起中国民族工业、重工业,不能忘了张之洞。

张之洞博学多识,精明强悍,或多或少也有些傲气,人称“张香帅”。有一次,梁启超到广州拜访张之洞。张之洞闭门不见,差人送出一幅上联:“披一品衣,抱九仙骨,狂生无礼称愚弟。”梁启超不卑不亢,坦然回联:“行千里路,读万卷书,侠士有志傲王侯。”张之洞一看下联,赶紧出衙迎接梁启超。

张之洞任湖广总督时住在江夏,梁启超顺路拜访。张之洞又出一联:“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先生居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四水”指江、河、淮、济四水,长江排第一;而春夏秋冬四季,夏排第二。殊不知梁启超才思敏捷,张口即对:“三教儒为先,三才人在后,小子本儒人,何敢在先,何敢在后。”张之洞闻之长叹一声:“此书生乃天下奇才也!”盖因三教儒释道,儒为先;三才天地人,人居后。

后来戊戎变法,六君子之一的杨锐是其门生。张之洞多方营救未果,深为遗憾。

张之洞在同治十二年(1873)任四川学政使,大力整顿四川科举积弊。光绪元年(1875)来眉州督考,住在与三苏祠一墙之隔的“眉州考棚”(今三苏祠碑廊),闲暇时常到三苏祠游玩。他见三苏祠地狭屋破,景色萧瑟,便筹措银两,倡修云屿楼、抱月亭和水竹轩。张之洞对三苏父子非常崇敬,尤其敬仰苏东坡。他曾对朋友讲自己书法的诀窍:“结体求丰,用笔求润。”可见深得苏轼书法之妙。

张之洞倡修的云屿楼,修好后却不见他再来眉山。早先承诺的要为云屿楼写记,也不见片言只语,真可谓“此地空余云屿楼,白云千载空悠悠”,眉山人只好把这楼叫作“东坡楼”。后来有文人说事,撰《云屿楼始末》:楼为清同治丁丑年(同治仅有丁卯年,而无丁丑年)张文襄督学至眉筑,俟题名作记,迄四十余年不得,方别求拟作。适无鍚许同莘来函,征文襄遗稿云:“文襄旧有眉山苏祠云屿楼记,及问遍求不获,特函托劝学所抄寄。”不知眉人犹扫石敬待也,然讵无故云尔。或文襄原有拟作,尚未饷眉。楼临大池北,决水环绕,玉翠万竿护其外,名以云屿,信非亲至其地者,不能膺撰。文襄没有年矣,忽从万余里外,飞函揭示其名,文襄真未忘此楼哉!惟惜其记不可得,聊为志其名之始末,庶几不没其意矣”(《眉山县志》)。从此,“东坡楼”更名为“云屿楼”。

尽管张之洞出钱修了云屿楼,眉州人却不买账,说张之洞偷走了三苏祠的金鸭子,这是怎么回事呢?

传说苏东坡小时候用过一方砚台,砚台上刻着一对鸳鸯。有一次苏东坡到瑞莲池去洗砚台,一不小心把砚台掉到了池里,捞了很久都没有捞起来。后来,苏东坡去世后,砚台上的鸳鸯复活了,每当月圆之夜,这对鸳鸯就会在瑞莲池里游来游去。眉山人没见过鸳鸯,只说是一对金鸭子。

有一年,张之洞到眉州监考,临行前将翰林院中一尊沉香木东坡雕像运到了眉州,供奉在三苏祠。有一天晚上,月明如昼。张之洞推开窗子,窗外就是三苏祠的荷花东池。不一会儿,池中飞起一对水鸟,翩翩飞入花窗,落在书案上。张之洞仔细一看,认得是一对鸳鸯。说也奇怪,那对鸳鸯一落到书案上,就颈脖相绕躺了下来,变成了一方砚台,砚台上有一首诗:

好个张文襄,送我回故乡,

惜我无钱财,赠尔双鸳鸯。

下面还有个落款:眉州苏轼。张之洞揉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他拿起这方鸳鸯砚仔细端详,发现那对鸳鸯雕刻的十分精细。鸳鸯的嘴与蓄水盘暗中相连,只要摸一下鸳鸯的背 ,鸳鸯就会吐水到砚窝里。张之洞取出一块墨绽,轻轻磨几下,墨汁竟然又黑又浓,张之洞好不喜欢。他知道这是东坡先生所赠,于是把这方鸳鸯砚带回了京城。从那以后,瑞莲池里再没有金鸭子了。人们都说,张之洞偷走了三苏祠的金鸭子。

2020.2.10于眉山

作者:王晋川

办公室招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作家王晋川“话说三苏祠”系列之——披风榭与魏了翁
下一篇:作家王晋川“话说三苏祠”系列之——木假山堂传精神


章鱼挑食 农行眉山市分行金穗之窗 仁寿爱琴海购物公园 同颜画室 四川茂华食品2017品牌战略会议 东坡印象·水街 眉山市人民医院 国网眉山电力公司专题
眉山全搜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