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全搜索

追寻眉山消失的老行当:磨刀匠与补鞋匠

  编者按:“磨剪刀嘞锵菜刀……”“崩爆米花喽……”曾记否?悠长的旧巷里,一声声吆喝,或高亢或低沉,或尖锐或温和。有时候,伴着清晨朦胧的睡意或黄昏的暖阳,就听见窗外飘过老师傅的声音。城市的变化日新月异,新行当在不断应运而生。有些行当看似已被遗忘,然而蓦然回首间,却发现它们一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不可或缺。不管城市如何变化,它们始终姿态低调,神色从容,在夹缝中求生存,方便着我们的生活,温暖着我们的记忆。

  近日,记者走访眉山的街头巷尾,走进这些曾经辉煌一时,现在却逐渐淡出我们视线的古老行业,让奔忙于日新月异世界里的人们,品咂消逝传统的淡然余香。

程方全在路边专心致志的磨刀.jpg

程方全在路边专心致志的磨刀

  磨刀匠:方寸之间的生活质地

  “磨菜刀、剪子嘞,刨菜板嘞……”近些年,在眉山的大街小巷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少,也有,难遇。八十多岁的罗婆婆早就巴巴地想着把自家用了几十年的老剪刀磨一回,今儿恰也凑巧,在永通北街还真“逮”到一个磨刀匠。

  长凳往街上一放,甩开膀子就开干的磨刀匠叫程方全,今年五十二岁,磨刀就磨了四十年,经验丰富自然不必提。凡是菜刀、剪子只要送到程方全面前一掂一看,他便知道刀剪是什么材质,用手捏捏刀背,眼睛眯着看下刀刃,就知道从何处磨。程方全常说,一把好菜刀关系着一家人饭菜的美味,菜刀磨好了,做菜的人切菜顺畅,心情愉悦,做菜自然也就美味了。所以他得细细地磨,认真地磨。

  程方全的磨刀工序要视待磨菜刀的情况而定,生锈的菜刀必要先打磨锈迹。之后再分粗磨和细磨,先在粗磨石上打磨,使刀刃成型,这道工序对力度和角度的要求较高,角度太大就磨直了,磨掉了刃口;角度太平,则磨不出刀刃。粗磨后再把刀在细青石上细细打磨,力度要小,动作要慢,目的是把定型的刀刃磨出锋利来。一边磨还要用布条在旁边的塑料瓶里蘸水降温,所有工序完成后再用木头将刀刃定成一条直线,程方全不用试菜刀的锋利程度,一望刀口就知道。磨好后还要看看刀柄的铆钉是否松动,若是松动活络了,他定会用小榔头敲牢固。程方全说,手艺人要讲究诚信,手艺活必须细致到底,不然就没有回头客了。

磨刀考验着耐心 一边一道都需全身心投入.jpg

磨刀考验着耐心 一边一道都需全身心投入

  程方全一天要磨十多把刀,大概赚百把来块钱。和他工作的状态一样,他的生活也是慢慢来,细细活。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早上八点半左右吃完早饭,载着工具,在眉山整个城区慢慢转,遇到有生意做,就停下来打磨钝菜刀,没生意做,就继续骑着自行车前行,多数时候每天都要转一次眉山城。

  程方全只有一个儿子,现在成都上班,要说回来继承程方全的磨刀手艺那是不可能的。程方全说,我很想让他学,我是从我父亲手中接下这门手艺的,也自然希望儿子能传承下去,不为别的,有门手艺终归是好的,再难也饿不死人,年老时还有份消遣。

  程方全说,每一个行当的存在自有它的生命和魅力,他不担心后继无人,这世上总会有人愿意去学、去传承、去领悟,他要做的就是遇见这样一个人,然后不遗余力地去传授。

在补鞋中的徐学明.jpg

在补鞋中的徐学明。

  补鞋匠:乐当“保养师”

  很少有天生的巧匠,更多的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他们打磨了手艺,同时也磨了心。世间有太多的诱惑,如何才能集中精力将手艺做好?其实道理很简单,将心态放空,干一行爱一行,坚持不懈做下去。

  头发已花白的徐学明每天天蒙蒙亮,他就起床穿衣,开始收拾好家什准备出门摆摊。他是个常年在瓜子巷摆摊的老鞋匠。这天,家住世纪新村的邱玉英又来照顾他的生意了。邱玉英有个调皮的孙女,孙女天真烂漫,正是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年纪,每天总是喜欢不断地东走西看,虽然人活泼得不行,可鞋却实在受不起这般“摧残”,无奈的邱玉英自然成了徐学明的常客。“这鞋子就是磨损多了,你孙女走路用力不均,我给你调过来就对了。”徐学明看了看鞋子说,“快得很,弄好放哈等胶干了就行了。”

  大多时候,顾客送来鞋子时他总说:“放那儿吧,明天记得来拿就对了,肯定弄巴适。”皮料、鞋底、鞋跟、白乳胶、黄胶、钳子、钉子、锉刀、钉子……一切都井井有条地放在摊子上。徐学明上半身总是套着皮围裙,左右胳膊戴着一副深蓝色的袖套,眼睛前一定要有着老花镜才行。补鞋时,他那双粗糙且有着厚重老茧的双手总是充满着力量,三两下,麻利地就把鞋子修补好了。他不爱笑,可他对待鞋的小心翼翼却让人感觉到他充满着快乐。

补鞋在于让鞋重生 不打脚穿着舒适.jpg

补鞋在于让鞋重生 不打脚穿着舒适

  徐学明是老眉山人,从40岁起就开始做鞋匠,如今已做了30多年了。多年来,通过自己不断摸索钻研才有了现在精湛的手艺。修鞋时,他总强调修得质量要好,可究竟是取决于好走路还是耐穿,他也说不上来。“我主要就是修好嘛,让鞋子穿起来舒服,走路稳当,不打脚。修鞋不这样,咋能让人满意呢?”徐学明老把这样的话挂嘴边。

  随着年纪大了,徐学明也有着自己的小烦恼,今年77岁了,有三儿两女,称得上儿孙满堂。可偏偏家中无人想继承他修鞋的手艺。“小儿子会修鞋,可他却觉得修鞋又脏又累,还日晒雨淋。宁愿去打工也不跟到我修鞋。”徐学明无奈地说,“我现在除了耳朵稍微差点外,身体还可以。我只能再多补几年,身体实在不行了就回去了。”

  虽然儿子不愿继承徐学明修鞋的手艺,不过他还是执着地相信,有人穿鞋子,鞋子坏了,就会有人来修,有了生意,自然就会有人去学习这门手艺。

 

  见习记者 蹇玮杰  文/图

眉山全搜索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眉山全搜索

相关热词搜索:眉山 磨刀匠 鞋匠

上一篇:爱菲儿教育跨界文化演艺获授权
下一篇:这些诗词都是惜时,唯有苏东坡的最出名


同颜画室 四川茂华食品2017品牌战略会议 东坡印象·水街 眉山市人民医院 国网眉山电力公司专题 眉山福彩网
眉山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