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全搜索

《星星》诗刊在眉山开班!阿来讲了啥!张生全告诉你!

 

阿来参观三苏祠

 

       近来,眉山文化真是喜事不断,东坡国际文化节即将举办,而9月4日,四川省作家协会2017年青年诗人培训在眉山开班,也有作家戏称为《星星》诗刊在眉山开班,授课老师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阿来、龚学敏、谷禾等,还有我们眉山的刘小川。

 

这是眉山的福利,是眉山诗人的福利!也是眉山文学爱好者的福利!

 

 9月4日,举行了开班仪式,这天,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作了精彩的演讲。阿来的演讲可以说是“对症下药”,他根据学员代表在发言中谈到自己在创作中的困惑和迷茫,以苏东坡、杜甫、聂鲁达、惠特曼的诗歌为例,进行了剖析和指点迷津。

 

不愧是文学大家,吸引力那是杠杠滴。这天,偌大的会议里座无虚席,关键是,还来了好多学生,最后在会场后面加了密密麻麻的两排凳子啊。当时,小编的心也是蛮激动的,眉山文化真浓啊,这满屋的花儿,苏东坡睡着也该笑醒了。

 

不过,说实话,那天阿来的声音有点小,加上小编书读得少,我们坐在后面,他讲的很多东西并没有真正领会,更别说运用了。关于这个问题,下来交流的时候,很多朋友也有同感,鉴于此,眉州八百进士敬请我们眉山的大作家张生全老师对阿来那天的演讲进行了解读,与眉山所有的文学爱好者共勉。

 

八百进士:老师,请谈谈您对阿来讲课的感想?

 

张生全:阿来老师的课讲得非常好,给人的启发很大。一是一针见血,他说他虽然30岁后就不再进行诗歌创作,但是他一直在读诗,一直在关注当下的汉语诗歌写作。所以,他对当下汉语诗歌写作存在的问题,看得非常准。二是主题鲜明。阿来用他渊博的知识和敏锐的目光,把脉络给听课者理得非常清楚,逻辑力量很强大。三是深入浅出。阿来讲课举了三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家:杜甫、聂鲁达、惠特曼。选择了大家耳熟能详的那些诗歌,如杜甫的《三吏》《三别》《兵车行》《堂成》,李白的《听蜀僧濬弹琴》,聂鲁达的《女人的身体》,惠特曼的《草叶集》。但是阿来能够从中读出别样的准确的意味,给听众一种“原来如此”的惊喜。四是实操性强。阿来不仅给诗歌爱好者以鼓励,而且还讲到了诗歌方法论的问题,特别是杜甫诗歌的写法,与李白的比对,这对诗歌爱好者的帮助很大。

 

八百进士:看来真是不同层面的人,收获就完全不一样。在交流中,一些文学爱好者说阿来讲得好,但是听了就忘了,觉得自己并没有真正吸收,您能帮大家解读一下吗?

 

张生全:阿来在讲课之前,说他这堂课并不预设目标。很多人可能理解为阿来是没有准备,兴之所至,讲到哪儿算哪儿。如果这样去理解这句话,就错了。实际上,阿来是进行了很扎实的课前准备的,他讲了三个诗人,选择了他们的一些代表性诗歌,而且他还从家里把这三个诗人的书抱来,堆在桌上。这能说他是没有准备吗?阿来的所谓预设目标,当然与他涉及的诗歌层面有关系,但更多的还是听众的理解与把握。所以你说一些爱好者听完就忘了,这一点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

 

阿来认为,当下诗歌创作,处于普遍平庸的状态。而且还不只是平庸,很多人还在追流行,流行意象,流行语言,流行表达。如果有人写麦子、陶罐,大家也都跟着写麦子、陶罐,没有自己的东西。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普遍平庸的状态呢?根本的原因是不真实,不自由。

 

不真实有两种:一种是不能真实地表达当下的时代,一种是不能真实地表达自己的内心。

 

在表达当下时代上,阿来用杜甫和聂鲁达来举例。他说杜甫的诗歌《三吏》《三别》《兵车行》等等,表现的都是那个时代最真实的状态。杜甫没有修饰,没有用熟语、流行语,甚至杜甫只是叙事,但是他的语言准确而生动,表现力非常强大,展现了广阔的时代空间。这种时代空间还有巨大的穿透性,让当时并不怎么有名的杜甫,经过岁月的洗礼,成为一个伟大的符号。

 

阿来批评了那些认为诗歌写作应该不关心政治的态度。他说,聂鲁达作为一个伟大的诗人,他与政治有紧密的联系。聂鲁达参与了诸多美洲重大的政治事件,甚至竞选过总统。

 

在表达内心上,阿来说,诗歌的内心表达,需要的是勇气,是真实的力量,而不是风花雪月。他说余秀华的成功,就是她敢于真实地剖露自己。“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我爱的人都老了”这样的恋爱表达方式,只有余秀华才敢写出来。诗人是要有质疑精神的,不只是敢质疑社会,还要敢质疑自己。只有这样,才能真实。同样表达爱情的聂鲁达的《女人的身体》,那也是真实得让人不敢相信。还有另一个美国重要诗人艾米莉·狄金森,一生未嫁,一生都在寻找爱情,所以她的诗歌才那么纯粹。

 

另外一个自我表达的诗歌圣手是惠特曼,他一直在表达自我,表达自己的内心,无论诗歌的内容还是形式。而且他的表达,还是没有镣铐的,最自由的表达。

 

阿来还指出,当诗人在进行真实自由表达的时候,他要有勇气,耐得住寂寞。这是一个人能写好诗歌的前提条件。

 

朋友们,看了张老师的解读,是不是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一下就开窍了呢?

 

下面,我们一起来读读阿来喜欢的那些诗吧。

 

杜甫的诗

 

兵车行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道旁过者问行人,行人但云点行频。

 

或从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营田。

 

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

 

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

 

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

 

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

 

况复秦兵耐苦战,被驱不异犬与鸡。 

 

长者虽有问,役夫敢申恨?

 

且如今年冬,未休关西卒。

 

县官急索租,租税从何出?

 

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

 

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聂鲁达的诗:

 

女人的身体

 

女人的身体,白色的山丘,白色的大腿,

 

你像一个世界,抚顺地躺着。

 

粗旷的农夫的肉身掘入你,

 

——造出地底深处跃出的孩子。

 

我像隧道般孤独,众鸟飞离———

 

夜以它毁灭般的侵袭笼罩我。

 

为了拯救我自己,我锻炼你成武器,

 

如我弓上之箭,弹弓上的石头。

 

但复仇的时刻降临,而我爱你。

 

皮肤的身体、苔藓的身体、渴望与丰厚乳汁的身体。

 

喔,胸部的高脚杯!喔,失神的双眼!

 

喔,趾骨般的玫瑰!喔,你的声音缓慢而忧伤!

 

我的女人的身体,我将执迷于你的优雅。

 

我的渴望,我无止尽的欲望,我不定的去向!

 

黑色的河床上流动着永恒的渴望,

 

随后是疲倦,与无限的痛。

 

惠特惠的诗

 

草叶集(节选)

 

那里没有奴隶,也没有奴隶的主人,

 

  那里人民立刻起来反对被选人的无休止的胡作非为,

 

  那里男人女人勇猛地奔赴死的号召,有如大海汹涌的狂浪,

 

  那里外部的权利总是跟随在内部的权利之后,

 

  那里公民总是头脑和理想,总统,市长,州长只是有报酬的雇用人,

 

  那里孩子们被教育着自己管理自己,并自己依靠自己,

 

  那里事件总是平静地解决,

 

  那里对心灵的探索受到鼓励,

 

  那里妇女在大街上公开游行,如同男子一样,

 

  那里她们走到公共集会上,如同男子一样取得席次。

 

  《草叶集》中对大自然、对自我有着泛神主义的歌颂,泛神主义是崇拜大自然,以自然万物为神的;诗中极力赞美大自然的壮丽、神奇和伟大:

 

  攀登高山,我自己小心地爬上,握持着抵桠的细瘦的小枝,

 

  行走过长满青草,树叶轻拂着的小径,

 

  那里鹌鹑在麦田与树林之间鸣叫,

 

  那里蝙蝠在七月的黄昏中飞翔,那里巨大的金甲虫在黑夜中降落,

 

  那里溪水从老树根涌出流到草地上去。

 

「爆料加投稿」

 

微信:Iamyaolin

 

QQ:616406853

 

邮箱:616406853@qq.com

 

眉山全搜索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眉山全搜索

相关热词搜索:阿来 眉山 诗刊

上一篇:那个上课睡觉被老师甩粉笔头到嘴里的同学,成了老师!
下一篇:好消息,省外参保!眉山中医院也可以网上结算啦!


四川茂华食品2017品牌战略会议 东坡印象·水街 眉山市人民医院 国网眉山电力公司专题 眉山福彩网 八百寿酒业
眉山全搜索